專業 物理

家電用品物理學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原文作者Joanna Behrman 。中文編譯:常雲惠
發文日期:2019-03-06
點閱次數:1615
  •  

    一幀女性物理教育的歷史快照,描繪了利用家務吸引女性選讀物理課程的過程,以及家用電器業者如何利用科學銷售電器產品。

    螢幕快照 2019-03-06 上午11.37.21
    一般電動烤麵包機的宣傳照,約1908年。照片由創新科學博物館(Museum of Innovation and Science)所提供。

     

    大約一百年前,一般美國家庭的樣貌與今日的情形可謂迥然不同。當時一般家庭,特別是在鄉下地方,利用天然氣照明與取暖的情況相當普遍。那時只有極少數的家庭擁有自動咖啡機、烤麵包機、吸塵器或是冰箱。而這些在當代的美國家庭觸眼可及的家電用品,卻是製造商與科學家歷經數十載努力的成果。自1910年代開始,商業人士、政府機關以及大學各部門的人員開始接觸家庭主婦,鼓勵她們學習,嘗試並購買新式科技產品。不過家庭主婦這個族群,並不是容易說服的對象。倡導新科技的團體發現,他們的潛在客戶不僅對預算警覺、多疑、甚至還對新式設備感到畏懼。為了克服這些顧慮,美國的物理教師與家政教師合作,創造了一個稱為「家電物理學」(household physics)的教育新領域
     

    為了讓物理學與女學生更為「相關」,高中與大專院校出現以家電為題材的物理學課程,以普通物理學為基礎,講授現代家庭的科技問題。教授們根據女學生未來可能會有的需求,大範圍地量身定做物理教材。正如某一本當時通行的教科書所載:「現在有許多事情都需依賴電力完成,這有時被稱做『電氣時代』,因此,一些從前被認為只有科學家才需要具備的知識,現代家庭主婦也應該理解它們。」
     

    家電物理學課程的創建,不僅僅是為了教育,同時也是為了銷售。這些課程企圖將學生塑造成有科學素養的消費者,不僅不再恐懼,更能敞開雙臂,成為迎接科技創新的「理想現代家庭主婦」。儘管學生們學會了許多新科技背後的科學知識,但是她們能夠運用這些知識的工作範圍,仍舊逃不出性別與階級的嚴格規範。


    經由檢視教科書的方式,本文將探索如何透過家電物理學課程,來培育女學生與科技之間的關係。在家電物理學的教科書中,除了許多普通物理課程原有的標準教材之外,也試圖為讀者與科技商品之間建立連結。教科書融入了許多由廠商提供的新式家電圖像,除了推廣相關的知識之外,也增強了消費者對這些家電的信心,更在實驗活動與家庭作業的設計上,提供學生練習使用家電的方法。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家電物理學的起源

    二十世紀初,物理教育界陷入選課率降低的恐慌之中。美國高中生的入學人數在二十世紀的前幾十年增加迅速,但是受到物理課程所吸引的學生卻是寥寥可數。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 (The US Bureau of the Census)的紀錄,1900年時有19%的美國高中生註冊物理課程,但是到了1915年卻降到14%,到了1928年更是降至7%。雖然選課的總人數並未劇減,但也沒有隨著學生總體數量的增加,而有較多的人選修物理課。歸根結柢,應當是因為新增了許多的選修課,例如職業及家政等科目,以至於瓜分掉選修物理課程的人數。
     

    物理教育學者主張,透過結合物理學與日常生活去廣推物理,尤其是針對那些不打算進入大學就讀的學生。當時暢銷的物理教科書,如密立根(Robert Millikan)與蓋爾(Henry Gale)在1906年合著出版的《實用物理》(Practical Physics),其內容與家庭作業問題的取材,便著重在與學生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題材上,對男性學生來說,更是如此。書中的插圖及範例,大多是與工業及戰爭相關的技術,例如飛機與汽車。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大學教科書,也是採用類似的風格,強調物理的應用部分,而非其理論部分(參見Charles Holbrow的文章,《今日物理》,1999年3月,第50頁)。

     

    教育工作者和出版商很快便意識到,他們也可以把物理學與學生的家庭生活聯繫起來。第一本家電物理教科書是林德(Carleton Lynde)於1914年所著的《居家用品物理學》(Physics of the Household),由麥克米倫公司(Macmillan Company)出版。隨後,麥克米倫公司與林德於1919年再次合作,出版了一本配合該教科書的實驗室手冊。不同於隨後出版的其他家電物理學書籍,林德的著述內容並不只是針對女性學生。他希望可以把物理學融入到學生的日常生活當中,因此書中的主題還包括滅火器、供水系統、電報、電話及照相機等等。

     

    儘管林德書寫的教科書並未針對特定性別,但是這本書立即受到物理與家政教師們的歡迎,特別是在女學生的物理教育方面。科學教育者認為,物理課程並未照顧到女學生們的需求。他們的說法是,因為物理課的主題與女孩子們的日常生活,或是與她們身為學生的需求關係不大。家電物理學的課程之所以受到歡迎,是因為教育工作者認為這是可以吸引女學生來學物理的一種方式。其他的教科書出版商很快就推出了自己的家電物理學教科書版本,例如1924年時由惠特曼(Walter Whitman)所著,威立(Wiley)出版社發行的《家電物理學》(Household Physics),以及由麥格勞-希爾(McGraw-Hill)出版,奧斯本(Frederick Osborn)所著述的《家庭的物理:家政學生教科書》(Physics of the Home: A Textbook for Students of Home Economics)。

     

    然而,影響最鉅且最為普及的家庭物理教科書,幾乎可以確定就是在1938年首次出版,由艾弗莉(Madalyn Avery)所著的《家庭用品物理學:一本大學家政系學生的教科書》(Household Physics: A Textbook for College Students in Home Economics)。艾弗莉在林德離開之後,接替了他在麥克米倫公司家庭物理學系列的職位。她跟其他同類型的作者一樣,所接受的是物理學的訓練,而非家政學的訓練。她於1924年取得一般科學的理學士學位,1932年取得物理碩士。二個學位都是來自堪薩斯州立農業與應用科學學院(Kansas State College of Agriculture and Applied Science),即後來的堪薩斯州立大學( Kansas State University)。

     

    艾弗莉在堪薩斯州立學院時,透過把應用物理與家政整合在一起,來發展自己的職涯。她與同時代許多接受過科學訓練的女性相似,發現專注於傳統上與女性相關的科學問題,更容易被接受,也具有較佳的就業優勢。艾弗莉在主流物理的最後一份著作,是題為〈植物色素溶液對紫外線的吸收〉(The absorption of ultra-violet light by solutions of plant pigments)的碩士論文。在她大部分的職業生涯當中,主要是教授及研究家電物理學;而且她也是唯一的家電物理學女性作者。
     

    《家庭用品物理學》不僅是艾弗莉的主要出版品,也是她引以為傲的著作。她在1938年初版發行之後,接著在1940年出版了一本實驗室手冊,並於1946與1955年相繼發行該書的修訂版。截至二十世紀中期,世界上已經有超過一百家的學院與大學採用艾弗莉的教科書著作。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知識與安全


    “ 家電物理學教科書的核心目標,在於減輕一般人對新式家電的潛在恐懼與不安。”


    艾弗莉及其他家電物理學教科書的作者們,不僅希望能夠幫助他們的讀者了解這些新式科技產品,並期望他們能夠具備安全使用這些產品的必要知識。這類教科書的作者,例如艾弗莉與林德均強調,新式科技產品可能會有的危險性,主要是因為無知或疏忽才可能發生。只要透過適當的教育,學生便能夠充滿自信的使用,且能對突發狀況做出良好的判斷與應對。

     

    降低對新產品的恐懼,首要步驟便是比較大家所信任的舊式家電與新式產品之間的異同。比如說,對於電暖氣不熟悉的學生,很可能是在一個使用瓦斯或煤氣取暖的家庭中長大的。艾弗莉會針對電力加熱與燃燒加熱的暖器進行比較,並敦促學生親自感受這二種暖器所提供的舒適感其實並無二致。

     

    艾弗莉並教導讀者如何安全的操作新式電器,以回應種種關於安全方面的顧慮。家電物理學教科書的內容包括如何安全使用家電的提示,學生也能習得儀器運作的科學原理。以油炸鍋為例,艾弗莉指示學生,應將插頭插在觸手可及的插座上,以便在油脂因意外而起火的情況下,能夠立即拔掉插頭。此外,學生還應該準備一個蓋子放在手邊,以便用來蓋住火焰。學生甚至可以就這個通則進行更廣泛的運用,例如切斷氧氣供應以撲滅油類火災等。學會關於燃燒的科學知識,除了可以降低在安全方面的顧慮之外,也能夠增進對於運用相同原理之相關技術的理解。
     

    理解某些事物背後的運作機制,可以增進一個人對於特定物體的安全感。艾弗莉以此做為她教科書中的教學策略。例如,在介紹電暖器這個主題之前,她先教給學生關於熱傳導的知識。接著,她便運用學生剛剛習得的知識內容,再次向他們保證某個特定儀器的安全性,以玻璃罩面的電暖器為例。她在書中寫道:「由於玻璃的導熱性較差,萬一兒童誤觸電暖氣玻璃罩,在遭到灼傷之前,他仍舊有足夠的時間把手移開。」
     

    憑著這一點科學知識,電暖器看似相當安全,可以廣泛運用在家庭生活裡。學生從艾弗莉那兒學到,電熱器除了可以為「家中的菜餚或宵夜」保溫之外,還可以「在冷冽的清晨及傍晚,放在臥室、浴室、育嬰室或者餐廳」來增進家居生活的舒適度。
     

     “當人們對於發出愉悅光芒的電熱器有所理解之後,便能夠毫無疑慮的將其融入到日常家庭生活中。”

     

    值得一問的是,學生對於新儀器具有危險性的認知,到底有多麼普遍?教科書的作者承認電器的確是可以,也確實引發過火災這個眾所周知的事實。然而,在家政物理教科書的印製達到巔峰的幾十年當中,隨著中產階級的增長,購買並使用電器產品的數量也逐漸增加。

     

    儘管有些學生對於新式家電有著複雜的情緒,但是教科書的作者仍舊會提及這些家電在居家生活中可能會引發的危險,以藉機闡述新技術的優點。此外,雖然教科書承認這些潛在的風險,但是卻也反覆的對讀者強調,這些新科技產品的風險,只有在缺乏適當的科學知識及不當使用的方法下,才會引發危險。就本質而言,教科書先設置了一個威脅,以便之後加以緩解。讀者也因此能夠體會到電力的可貴以及科學的力量。尤有甚者,學生經由「知識的透鏡」來觀看這些家電用品,更能夠清楚的看到科學的進展,如何恰如其分的把日常生活與新科技結合在一起,以及因此所帶來的好處。

     

    家庭物理教科書裡也經常提及新式家電的種種優點。例如烹飪器具裡的電烤爐、烤麵包機和過濾器是「廚房和餐廳的主力幫手」。艾弗莉經常在書中推薦,利用這些家電設備所帶來的「方便、愉悅與舒適」等「有利的回報」。教科書裡也通過讓學生加入個別需求的機會,來推動家電科技的發展。例如,在習題中要求學生應用色彩及照明理論,以新式照明與家電設備設計出個性化的居家空間。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形象

    家電物理教科書以各式的圖片,來幫助學生理解書中所描述的物件。例如,艾弗莉使用電器的橫截面圖,來讓學生更加熟悉這些電器。電熨斗、縫紉機、咖啡過濾器,甚至是烤麵包機,都以類似的方式呈現。讓隱藏於機器內部的知識變得清晰可見,並附上文字說明,加以解釋。橫截面圖可以讓讀者,看到真實生活中無法看到的畫面,譬如,讀者可以看到在濾泡機器中烹調的咖啡,以及在壓力鍋中燉煮的雞肉。機器的內部結構不再隱蔽、神秘,甚至令人感到恐懼。橫切面圖揭示了一個機器的內部性質、結構以及運作方式。
     

            然而,只有熟悉機器背後的抽象知識,仍舊不夠。學生還需要把該家電與家中可以擺放的位置聯繫起來,才有購買的可能。陳列在家中的電器照片,把家電產品融進熟悉的日常生活脈絡中,讓學生可以想像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些家電的情景。有關燈光及適當的家庭照明的章節,運用大量的照片作為解說範例。例如,在艾弗莉的《家庭用品物理學》中,先討論光的射線圖與波長等主題,再舉例說明不同的燈具在房間裡的散射情形。接著,再以樣品屋的照片,實際說明房子內的某些特定區域,該採用怎樣的照明方式。對某些表面而言,應該運用直接或間接照明?鮮明的對比或是漫射光?印製在教科書中圖案的品質,未必能夠清楚的表示出課文所強調的重點,但這些圖像照片,仍舊把物理知識及學生可以在自己家中如何應用這些知識銜接起來。
     

            某些插圖具體地描繪出人們使用機器的樣子。科技因而成為房子裡的一部分,並與人們的日常生活行動緊密相關。在《家庭用品物理學》的某一頁中,繪有一名婦女在其「現代化的洗衣房」中打開大水槽上的水龍頭,背景則是孩子們嬉戲的畫面。在它的對頁,則是另一位女士置身於擁有「現代化衛浴設備」的浴室中完成洗漱的照片。
     

            在一張特別吸睛的照片當中,婦女放下手上的電熨斗,轉頭按下廚房牆上的電源開關。儘管身後是晦暗的廚房,但是她那張朝著開關,為金色捲髮的光環所映襯的臉龐,卻呈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圖一)。這位女士不僅相當輕鬆地使用各式各樣的電器產品,包含位在她背後的冰箱,因而無論是在形象上或實際上,都充分顯示出使用電子科技產品的現代感。這類型的圖像,就類似婦女家庭雜誌(Ladies’ Home Journal)或是其他當代女性刊物中的廣告。這類插圖所呈現出的軟現實,令讀者對於描繪的情境感到親切友好,並觸動讀者希望仿效的慾望。

     

    pt.3.3922.figures.online.f1
    圖一 一名婦女轉頭按下廚房牆上的電源開關。(取自艾弗莉的《家庭用品物理學》教科書。原始檔案由施耐德電氣(Schneider Electric)提供。)

     

    因此,從商業利益的角度來看,企業願意出資為家電物理教科書提供了大量的插圖,也就不足為奇了。比如說,照明圖片通常是由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或西屋公司(Westinghouse)所提供。然而,密立根與蓋爾所著述的主流物理教科書則非如此;在他們的書中並不包含任何商業圖片。當然,家電物理教科書中所收錄的許多圖片,的確為書中所闡述的原理做了說明,但是其中許多圖像也擔負著廣告的作用。例如,應當如何看待一個家?一個家應該使用哪些產品?以及女性在這樣的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等等。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在家中與實驗室的實做

    家電物理學的教科書,理應附有家庭作業及實作的實驗課程,讓學生們可以透過這些活動,複習在教室中所學到的科學原理。艾弗莉的家電物理學課程,以科學實驗及家庭作業雙管齊下的方式,除了強化科學原理的理解之外,更提供實際使用產品的技能練習,建立起個人與科技之間的關聯(圖二)。

     

    pt.3.3922.figures.online.f2
    圖二 1938年,堪薩斯州立大學家電物理學課程的溫度實驗室。照片由堪薩斯州立大學莫爾斯特殊館藏部門(Morse Department of Special Collections, Kansas State University)提供

     

    艾弗莉的實驗手冊中共計25個實驗,分做五個章節。其中有六個力學實驗,七個熱學實驗,五個電學實驗,二個聲學實驗以及五個光學實驗。這個手冊中的大部分題材,即使放進目前的普通物理實驗室裡,也不會顯得深度不夠。然而,由於它取材的目的,主要是針對未來的家庭主婦與消費者。因此,附加在實驗課程中的問題,經常不是引導學生思考如何進一步拓展科學原理,而只是導向在家務方面的應用。學生被引導從自身的日常生活經驗出發,如何操作自己選擇的家電設備,或只是順帶回答與他們正在學習的物理相關的問題。
     

    例如,在該手冊裡,一個以「圖形分解與力的解析」為標題的系列實驗活動,除了額外添加一個推動吸塵器時的向量分解圖之外,其他部分則完全與主流的物理實驗教材無異。在該圖中,學生透過把作用力分解成水平及垂直分量,學習靜力平衡的觀念,以及推動吸塵器所需要的力量。
     

    隨後一個名為「真空吸塵器」的實驗,更是幾乎與物理學沾不上邊(見圖三)。在那個活動裡,學生們針對不同品牌吸塵器的效率、可用零件及其初始費用與長期使用成本進行比較。這個活動除了鼓勵學生,針對市面上的幾款吸塵器進行了解之外,也藉由對影響購買因素的評估而練習消費技能。許多使用艾弗莉著作的學校,都會把家庭物理實驗室設置在模型屋或公寓之中,特別是教授該課的家政部門。這些環境為學生提供了充分的機會,練習操作家電設備,並且練習比較價格、效能及個人喜好等,以培育出具備科學頭腦的消費者。

    pt.3.3922.figures.online.f3

    圖三 1922年在堪薩斯州立大學的家庭物理實驗課程,比較吸塵器的效能。(照片由堪薩斯州立大學莫爾斯特殊館藏部門提供)

     

    相同的形式也出現在家庭作業的練習題中。學生們針對各種家用設備做出價值判斷、給出個人偏好、並進行了成本效益分析。學生們受到鼓勵去思考價格與適合度的問題。例如這些設備適合放在小型或是大型的家庭空間呢?適合哪一種類型的家庭預算?它們會被用在烹飪、加熱或是照明用途?問題的題型則類似「你喜歡把鬆餅烤盤與燒烤架結合在一起?或是彼此分開?為什麼?」這類的問題不僅要求讀者思考,並在心理上與所討論物體的有所互動,以便於表達出對某個特定類型的偏好。即使讀者先前並沒有特別熟悉的家電用品,教科書的習作也會要求她至少創造出一個基本附件。

    家電物理學中有個項目,是學生不曾練習,或者說是很少練習的項目,就是修理家電設備。艾弗莉的教科書中包含了一些基本的維修說明,但是並未要求學生自行練習修理。事實上,除了基本的維護以外,其餘的維修工作,學生都受到鼓勵去尋求持有證照的電工專業人士協助。然而,家電用品的維修,是家政課程裡的另一個教學重點,且與物理科學有相當的重疊。例如,二十世紀初的愛荷華州立大學(Iowa State University),便開設有「家用設備」(household equipment)的課程。家用設備課程通常先由家政學系所開發,之後再與工程學系合作,而非物理學系。女學生在家用設備的課程裡,變得精通家用設備的基本維修方法。
     

    每一門不同的課程,都為學生預設了不同的角色。修習家用設備課程的學生,會具備拆開並改裝家電產品的能力,成為技術服務人員。而家電物理學課程只是培育學生成為用戶或是經理人,範圍比較狹隘。儘管選讀家電物理學的學生,可能透過橫截面圖見過家電設備的內部結構,但是她們乾淨的手,卻不該沾上改裝機器的油汙。推銷艾弗莉教科書第三版的一則廣告便宣稱:「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維修的書;它的重點在了解原理」。
     

    受到家電物理學啟蒙的學生可能已經了解機器的運作方式,然而基於性別與階級的緣故,她可以,或者說是應該雇用其他人來修理電器。對於學習修復機器所採取的負面態度,恰恰反映出當時在性別與階級上,反對婦女擔任技術人員的偏見。在這兒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艾弗莉的教科書與課程之外,大多數的家用設備課程是由婦女所發展出來的,男性在家電物理學的發展上算是遲到的。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科技與進展

    根據艾弗莉(1946年版,第xiii頁),家庭主婦必須能夠掌控日常生活中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

    打從開天闢地以來,人類就被迫遵循自然法則 … … 只有當他研究自然規律,並找到可以回答『為什麼』與『多少』等問題的答案時,才能夠有智慧地利用或是違反自然的力量 … … 為了能夠有效、輕鬆且毫無畏懼地操縱家用設備,家庭主婦必需了解控制這些設備運作背後的物理定律。

     

    換句話說,學習物理學的動機是為了贏得與自然抗爭的力量。儘管家庭主婦所對抗的「自然」是由人所造,但是她也面臨必須利用物理學幫助她取勝的拚搏。倡導家電物理學的其中一個論點是,家用電器已經成為家庭主婦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家庭主婦必須有能力操縱它們,以便能適度地把這些新設備,融入到家庭生活之中。
     

            家庭主婦不僅需要接納現有的技術,還得歡迎未來的科技發展。教科書巧妙地建構出一套說法,讓讀者感到自己正處於科技進步的最前沿。艾弗莉的許多章節都是以諸如「史前時代」或是「人類歷史早期」等語彙作為開始。其他章節則是把現代西方文明與「未開化人類」的技術進行比對。許多教科書借鑒照明技術,以闡釋「文明」的進展。至少有三套教科書都使用了同一幅插圖,展示了從手持火把的穴居人到煤油燈、煤氣燈以至於電燈泡的進展。為了說明進步的神速,惠特曼的教科書系列,把不同類型的照明圖像分為二個部分:第一張圖片顯示「從燃燒松脂進展到用煤油燈照明歷時六千餘年」;第二張圖片則顯現出「從煤油燈到鎢絲電燈泡只用了五十年」。

     

            家電物理學教育學生,學習科學原理讓她們能夠趕上科技在家庭領域上的進展。根據教科書,除非人為錯誤,或者是根源於無知,否則科技本身並不帶有任何危險性。當下一個新技術出現時,學生可以相信自己的物理知識,這些知識會幫助她克服任何伴隨新科技而來的恐懼或不安。物理知識帶給她能夠鳥瞰過去、現在與未來技術的優勢。

     

     

     

    螢幕快照 2019-03-08 下午6.12.52遺產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物理課程的焦點,不再是以學生日常生活的應用為主。這種轉變,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因為冷戰的壓力以及政府的努力。例如,物理科學研究委員會(Physical Science Study Committee)鼓勵教師要更加著重在科學探究的精神,而非物理知識的應用。與此同時,製造商與科學家經過數十載的努力,已經鞏固了家電科技做為美國地位的重要象徵(圖四)。逐漸地,家電物理學成為現代家電技術尚未普及時那個時代的遺跡。家電物理學,也於二十世紀的60與70年代逐漸失寵,而艾弗莉在堪薩斯州立大學的課程,也在她1970年退休之後而停止開課。
     

    pt.3.3922.figures.online.f4
     

    圖四 美國真空吸塵器著名品牌胡佛(Hoover)在1964年時的廣告。它描繪了家電科技象徵身分地位的觀念,並強調這是女性也能夠輕易操控的機器。(圖片經由Techtronic Floor Care Technology Ltd.許可複製。)

     

    二十世紀上半葉,在迎向科技時代的過程中,就女學生而言,物理學被塑造成一門合適甚至是必修的學科。在這個特別量身訂做的入門物理學版本中,女學生們學習成為具備科學素養的消費者,能夠絲毫不感到畏懼地接受並欣賞新科技。此外,這些課程還增加了選讀物理的人數。

     

    選修家電物理學課程的女性,並不全然是受到企業操弄的受害者。她們所習得的技能不僅可以運用在家理,還可以讓她們在工業界佔有一席之地。許多地方公用事業公司和大型消費品公司,如康寧(Corning)、寶潔(Proctor & Gamble)和卡夫(Kraft),都聘任女性僱員進入所謂的家庭服務部門。她們在那裡擔任技術顧問,設備測試員或是消費者聯絡人。

     

    不過,現在的讀者可以從這齣歷史劇中學到一課。儘管這些課程為許多個人的職業生涯,帶來了正面的影響,但是也令許多女性所接受的物理教育,發生了偏差,最糟糕的影響便是把她們帶入一個幾乎不可能繼續深造的歧途。拉德克利夫學院(Radcliffe College)在其1939年的年鑑中,有位女士抱怨:「把斯特恩(Stehn)博士從疑似禁止教授熱力學的禁令中解放出來,耗費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因為他認為,對女性學生而言,真空吸塵器的物理學課程更為恰當。」這個評論顯示了家電物理學的存在,讓對其他領域的探究顯得不恰當,或者說超出女學生的學習能力範圍。

     

    鑒於物理學中存在的性別差異,設法利用主題來吸引女性學生,固然是個不錯的想法,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這絕非類似歐盟委員會在2012年所製做的宣導短片《科學,這是女孩子的事》。把物理學包裝成「粉紅色」,絕對是思慮不周全的作法。相反的,應當不計性別地鼓勵所有的學生投身物理學,探討物理各領域的多樣面貌。物理教育,就如生命一樣,具有多種面相,多采多姿,因此最好的策略並非俗套的性別刻板印象,而以學生的個別差異與興趣為出發點。

     



    喬安娜.貝爾曼(Joanna Behrman)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研讀科學史的研究生。本文改編自《家電物理學:美國家政課程中為女性編寫的物理入門教科書,1914-1955,》教育史46, 193(2017)。中文編譯:常雲惠 老師

     


    本文感謝Physics Today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同意物理雙月刊進行中文翻譯並授權刊登。原文刊登並收錄於Physics Today, May/2018 雜誌內(Physics Today 71, 5, 50 (2018);https://physicstoday.scitation.org/doi/10.1063/PT.3.3922);原文作者Joanna Behrman 。中文編譯:常雲惠 老師, New Zealand

    Physics Bimonthly (The Physics Society of Taiwan) appreciates that Physics Today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authorizes Physics Bimonthly to translate and reprint in Mandarin. The article is contributed by Joanna Behrman, and is published on Physics Today 71, 5, 50 (2018); https://physicstoday.scitation.org/doi/10.1063/PT.3.3922). The article in Mandarin is translated by Ms. Marleen Charng, New Zealand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