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物理

老師與好友的量子疊加態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陳光胤 (中興大學物理系 教授)
發文日期:2019-12-10
點閱次數:790
  • 陳岳男老師目前是國立成功大學物理系的特聘教授及量子科技中心的主任,陳老師在學術上的表現可圈可點,曾經得過國家理論中心年輕學者獎及吳大猷先生紀念獎,也曾於去年獲邀與達賴喇嘛對談。他的研究專長是理論量子光學、量子傳輸、開放量子系統、量子資訊及量子生物學,他對研究課題選擇的眼光極為精準且點子極多、創意無限。關於學術上的細節,可以輕鬆地在網路上搜尋到,所以下面我想描繪的,是跟陳老師認識15年來的一些回憶點滴及對他的側面觀察。

    15年來,雖然陳老師的身份有多次的轉換,但我一直稱呼他為學長。2004年我進入交大念碩班,加入褚德三教授的實驗室,並由時任博士後的岳男學長負責帶我。當時的我,實在不會想到,這會開啟了一段非常特別的緣份。岳男學長延續了褚老師的風格,帶人非常的自由派,除了有問題要討論之外,平常不會特別的「量測」研究生的狀態,碩一我也就開心地邊玩邊唸書,跟學長的交流實在不多。碩二時,隨著我的研究進展,需要討論的問題變多,加以學長那時剛好在申請教職,話題便多了起來,有時候,去找他的時間都在聊天喝飲料,甚至忘記討論問題。碩班畢業前,學長順利的申請到成大的教職,準備在南部開啟新的生活,而我雖有續留交大念博班之心,但當時褚老師已將屆退休,不想再收博士生,我實在難以啟齒。有天岳男學長告訴我,老師答應繼續收我念博班,後來我才知道,學長看穿了我的心事,不只主動幫我說服了老師,並自告奮勇繼續帶我直到博士班畢業。博班開始,我便維持每兩週到成大找學長討論的模式,由於學長當時家庭仍在新竹,是隻身往成大赴任,我到成大時便跟學長討論到深夜,再一起到勝利早點吃宵夜,有時候討論乏了,也會一起去吃冰、看電影。現在回想起來,非常懷念那段單純且充實的生活。那段時期,我也剛好見證了學長草創實驗室的過程,一開始只有我一個,後來收了第一位碩士生陳宏斌 (現為成大工科系助理教授),到現在已經是頗具規模的研究團隊了。我博二時,學長獲得了一個可以到日本理化學研究所訪問國際知名教授Franco Nori團隊的機會,學長便找我一起前往,在訪問的過程中積極的與對方討論交流,成功的開啟了至今十數年密切且成果豐碩的合作,另外學長也帶著我一起開發了與德國及韓國的合作,以這點回憶起來,在當時岳男學長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之下,被迫帶著我四處征戰,我的確瞬間成長了很多,也讓我們具有相當的革命情感。

    在我博班畢業後,由於和岳男學長相處如沐春風,我選擇了在成大南區理論科學中心當研替博後,繼續跟著學長研究。有次我煞有介事的問說,現在學長正式是我的老闆了,應該要改稱呼老師了,岳男學長笑笑地說,不用吧,叫學長很好。岳男學長當時怕我待在舒適圈久了,不想脫離,便常常丟我出去演講、訪問及開會,也指定我照顧國外來的訪客,有時候看我打混了,便「友善」地提醒我要記得看園區的人才招募 (這招有用~)。我非常感謝這段時間學長的有心磨練,讓我在研究及社交上都有大幅的長進。那時我們每次到日本移地研究時,總會抽空一起在研究所附近走走,很多研究上的困難或想法,常常是在喝咖啡及泡溫泉聊天時忽然就討論出來了。在我役畢到中興大學任教後,見面少了,一起喝咖啡及泡溫泉,更是變得難得了,我分外懷念這些瞎扯物理及八卦的時光。

    岳男學長在各方面,都是個低調的人,他待人極友善、態度謙和,長期茹素,並全家參與慈濟,默默地做了許多善行。一般人工作及家庭兩頭燒已經夠累人了,學長卻固定在每週五晚上舉辦課輔班,召集成大慈青社的同學 (當然有時候研究生及博後也會被抓....),幫弱勢家庭的學生課業輔導,並親自接送一些身障的學生; 週末時,也帶著家人到台南榮家,去探望沒有家人的老榮民或去海邊淨灘; 他也在系上開設服務學習課程,親自帶學生去資源回收,在日本訪問時,週末對遊民發放餐食、到311災區賑災,連當初吳大猷獎的獎金,學長也加碼捐了出去。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什麼叫犧牲奉獻且不求回報。我有幸長期與岳男學長相處,對於我的心性及脾氣,都有長足的提升。記得剛畢業當博後時,我年輕氣盛,帶學生極其嚴厲,學長把我找去,微笑問我說:以前褚老師怎麼帶我們的啊?有兇過我們嗎?一句話點醒了我,從此我永遠提醒自己,要像褚老師及岳男學長般溫和地對待學生; 在我博後的後期,有一段時間患病,身體很不舒服,每天都愁眉苦臉的,甚至怨天尤人。岳男學長把我叫去,以證嚴法師的話「甘願做歡喜受,歡喜還打八折」,來教我正面看待因果,這句話不僅陪伴我度過生病的時光,也一直放在我心裡,讓我可以正面地面對許多人世間的挫折。

    博班時有一次,我跟岳男學長到日本開會,為了省錢,一起住在雙人房。某天晚上,學長忽然問我,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我回說應該不是,當時我心裡想著您是學長呢,我豈敢造次。但我卻看到學長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表情。多年過去了,你是我提親的團隊成員,是我結婚證書上的見證人,是在各種節日會主動互相問候的人,我們一起共享過許多喜悅及悲傷,那我們是不是好朋友呢?當然是,而且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1782268_10200643838538165_1216113975_o
    2014年櫻花滿開時,在日本理化學研究所與Prof. F. Nori團隊合照 (第一排正中間為陳岳男教授,左二為本文作者 陳光胤教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