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物理

咆哮信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林秀豪
發文日期:2018-09-10
點閱次數:2991
  • 每個認真教書的老師,都有一段被學生氣到嘴歪的歲月。喔!你還沒被氣到過?那你還沒認真教過書。
     

    9722311_s

    圖片來源:123rf
     

    任三歲小孩都知道,教育乃是國家發展的根本,而老師最好是國家的棟樑。不過再好的老師,一旦失去㔁書的熱情,頂多只是個稱職的教書匠。想想教書已經十幾年了,也曾有教書熱忱消磨殆盡的時候,看自己現在依然在課堂上活蹦亂跳,熱情洋溢,也算有一點點的自得。學生們無論是課堂上,或是在課後的閒聊中,總是給我許多回饋與支持。我也暗暗自喜,雖然談不上有教無類,但也總能把手上珍藏的種子,傳給形形色色的學生們。

     

    記得到青椒大學任教幾年後,幾次成功的教學經驗,覺得掌握了授業的訣竅。心裡頭自信,難免看事情也就武斷。那年秋天接下大二的課程,之前已知這一屆根基不穩,而且學習狀況不良,所以開學前預想了許多方案。隨著課程開展,我上課也上得越來越膽戰心驚,果真,班上第一次期中考的成績很離譜。

     

    我帶著笑容,試著跟學生對話,也嘗試了許多補救的教學方法。但從課堂上的沈默與迷茫,我知道他們並沒有跟上來。緊接而來的第二次期中考,他們依然表現得很差,因為心中已有個底,倒也沒有太多的意外的心情。學習成果差,雖然令人有點無力,卻還是有努力的空間。但後來看到班上一些同學的行徑,我忍不住寫了封「咆哮信」給他們:
     

    53040024_s

    圖片來源:123rf


    各位親愛的同學,

    這門課上到現在,只能用「災難」來形容 — 無論是用你的,或是以我的角度。

    所以,我花了教書以來最多的時間思考,希望可以帶起你們的興趣與熱情。雖然你們的漠然,常常讓我心冷,但身為教育者的角色,讓我放不下你們。我的結論是,不管情形如何嚴峻,只要班上還有想學的同學,我就會盡力去教。這是對自己的承諾,也是播種者的執著,我會努力。

     

    但是,身為學生的你們,就竟只是全然的無辜嗎?沒有人喜歡聽難聽的話,自然我也不想沒事當烏鴉。可是有些話不說,我很難面對自己,所以就請大家對號入座。忍著點,慢慢看,放寬心,不要對錯號坐錯位子。

     

    對於真誠活著的同學們,不管你的應數成績是零分,或是八十分,我在這兒祝福你們。無論你們人生現下的重點為何,請努力,請堅持,請自省,請熱情洋溢的活著。我相信你們能懂,人生的價值不在於成功,或是失敗。生命的質感,乃在我們如何在成功裡自處,在失敗時坦然以對的勇氣與堅持。我們沒辦法多偷一點聰明才智。但是,我們可以燦爛的活著,讓經過的人睜大雙眼的看著我們,「這樣活著,真好!」

     

    而對於班上那一撮小有天分的同學們,我替你們感到幸福與悲哀。幸福的是,你們揮一揮衣袖,姿態優雅,就輕輕鬆鬆的過關。多好!總有一大群人努力的混,在後面墊底。但我看在眼裡,總感到一絲悲哀。其實你們可以有更大的揮灑空間,其實你們可以更踏實的築夢,但你們選擇讓那如黃金般的青春歲月,就這樣輕輕悄悄的溜走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至於那些花一堆時間鎮日檢討別人的同學們,你們送的靠北機車們,我已經收到,感恩啦!你們對課本的怨氣該停止了吧?地球暖化已經夠嚴重了,請不要再排放廢氣了!我建議你們試著在清晨五點時去操場跑個三千公尺。在上氣不接下氣,一點點偽裝的力氣都消失時,你將發現最該被痛罵的是你自己。對,不要東張西望,就是你自己。

     

    或許有些同學,覺得我講的都是⾼調。分數,可以建⾃信,可以得學分,可以拿學位,可以找⼯作,可以可以可以多著了。完全正確,親愛的浮⼠德們。當你對問題的答案沒興趣,卻可以千⾥追殺的找我要分數時,我看著你們,從眼睛中穿出的渴望與憤怒。啊!你們的夢想與靈魂在哪裡?你們為何可以拿著錯誤的答案,咄咄逼⼈的跟我要分數?你們為何可以轉過頭去,假裝瞎懂⾃⼰寫些什麼?我不可置信的望著你們,看你們⼒氣⽤盡地,爭取你們⾃⼰廉價的標籤。這份魄⼒,⽤在追求夢想上,多好!這份執著,⽤在關⼼弱勢上,多好。

     

    最後,我想說的是,⼤學應該是追求夢想的地⽅。如果你沒有夢想,或許你不該在此佇留,在外⾯的世界,多得是你⽝儒以為的魍魎⿁魅,⽽如此世俗的你,竟只僅僅⼆⼗歲!

     

    豪豬教授
     


     


    拜現代網路所賜,信就像野火般的蔓延開來,甚至燒出青椒校園外。本以為會立刻升級為物理系最顧人怨的老師,但原來正反兩面的回應都有。有些同學寫信來鼓勵,希望我不會放棄教書的熱情,有些同學則仔細解釋成績不好的原因,並且與我分享他的夢想。至於罵我的同學們,則是把他們的心聲流放在這汪洋般的虛擬實境中,好像沒半個直接寄到我信箱來。

     

    我的研究助理也是清華物理畢業的,她看了信之後,回了封不短的電郵。 除了這句很窩心的「老師加油!」外,也和我分享一些親身的經驗。原來他們那一屆,也曾經被教過的老師指指點點,甚至被沒教過的老師,更或是莫名其妙的學長姐,戴上有色的眼鏡來看待。當然看不慣班上一些人,但是厲害認真肯讀書的人也有,畢竟全班一樣爛的機率真的有點低。只是與教授的互動有限,所以超混的同學,竟就顯得如此顯眼了。

     

    這封溫柔的信敲醒了我,原來轉到對的頻率,才能聆聽。殷殷切切地在台上教書,並不只為了冷冰冰的科學知識,而是希冀胸中的感動,可以一代接著一代傳遞下去。面對每個世代的不同面貌,要夠柔軟學會聆聽,也得抗顏而不媚從,才能真的幫到學生。這中間的尺寸如何拿捏,看來是霍金也算不出的。

     

    咆哮信還在網路上流傳著,而我一點也不後悔。縱使讓一些學生罵我機車,偏差的學習行為與價值觀,還是要有人明明白白的指出來。但我懂得用更寬廣的心,來看待教過的每一位學生:萬物有時,耐心等候才是。

     

    35548261_s
    圖片來源:123rf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