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物理

噴火龍的故鄉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林秀豪(豪豬) 教授
發文日期:2018-04-01
點閱次數:2073
  • 花五年準備的一門課, 帶我到這噴火龍的故鄉。 跫音踏響著中古世紀的石板路, 孤寂的歷程,美麗的風光, 我拾級而上迎向莊園頂端的榮耀。
    1
    盧比安那:噴火龍的故鄉(圖片來源:123RF)

    我歪著頭,口中喃喃唸著:「舒維低溫烹調羔羊排、香料茄籽醬、烏金甜蒜仁......」,你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哪家高級餐廳,我只是在猶豫,待會兒要點什麼飛機餐來吃。原本應該在青椒大學上課的我, 此刻卻在一萬公尺的高空,飛快的前往歐洲度蜜月的聖地,斯洛維尼亞的首都:盧比安那。而此行的任務輕鬆無比,就是前往噴火龍的故鄉,領獎。

    故事得倒帶回兩個月前,春雨才停沒多久的一個早晨。我一邊為家人準備早餐,泡一壺法式咖啡,順便瀏覽收件匣裡的信件。咦?有封信 立即抓住我的目光,從全球開放育聯盟寄來的得獎信,看來還是主席親自寫來的。可是...... 我狐疑盯著信,去年我的「熱統計物理」才拿過這個獎,而且過去從來沒有人拿過兩次,是不是主辦單位寄錯信呢?
    螢幕快照 2018-04-01 下午4.48.04

    我老婆燕子湊過來看:「你真的得獎了啊?這次他們學乖了,先邀請你去領獎,這樣就不會在頒獎典禮上擺烏龍,哈哈!」

    去年團隊入圍時,主辦單位通知校方,經過一番無人知曉的周折,我們都不知道這消息。到了大會頒獎的重要時刻,根據與會者回報,主席在台上呼喊著:


    「青椒大學!豪豬教授!」「豪豬教授!青椒大學!」,那時我應該睡得呼嚕呼嚕響著,哪裡聽得到。於是,主辦單位再也不玩這種懸疑精彩 刺激驚喜的入圍遊戲了:獎項敲定後,直接通知得獎人,這樣頒獎大 典才不會再出現尷尬場面。

    收到得獎通知後,轉給其他團隊成員,大家都樂歪了。普通物理是大 一必修課,為了完成這門開放式課程,前後花了五年的時間。從課程的發想,打破慣有的課程架構,結合新知重新打造課程內容,著實花了很多時間與腦力。錄製上課內容,建構線上互動平台,而且為了讓 學生跟上新的課程設計,還手寫一張一張的豪豬筆記。回頭細數默默努力的日子,在研究導向的青椒大學教書,真的,就是靠熱情的一口 氣撐著。

    飛機緩緩降落在盧比安那的機場。我出了海關回頭數一數,哇,居然只有十來個登機口,真是迷你的首都機場啊!在古老的時代,科學還未宰治世界時,聽說盧比安那城裡的惡龍為患,大抵就是不高興就亂 咬人,心情不好就噴火之類。後來出現了屠龍英雄,就殺了所有的惡龍,大家才能快樂的蓋城堡,挖護城河,把這裡打造成美麗的中古世 紀莊園。奇怪的是,日子久了之後,罄竹難書的惡行惡狀好像就褪色 了。盧比安那的人們,開始喜歡起龍的傳說,四處放送這兒是噴火龍 的故鄉。於是城裡的橋頭,到處矗立著青銅色的龍,盯著觀光客手中五顏六色的霜淇淋。

    頒獎典禮在晚上,趁著白天我四處探訪這城市。護城河圈出了以前領 主的核心地盤,現在圈圈裡是徒步區,圈圈外是車水馬龍的現代都市。 徒步區內有座小山丘,領主的城堡就蓋在山頂,俯瞰山腳的熙熙攘攘, 風景秀麗得醉人。我走在中古世紀的石板路上,路旁盡是禮品店,沿著山腳的石階,繞著滿城的風光慢慢盤升。這山丘不高,怎麼橫生這 麼多級石階?爬得我氣喘吁吁。小路轉啊轉的,終於看到高聳的城堡大門。我攀爬上了城牆,輕輕撫觸偌大的石塊,看著山下美麗的風景, 想想當個領主實在是不錯。 

    城堡裡還有領主專用的小教堂,一旁小方桌上,堆著亂亂的粉彩紙, 還有橫七八豎的墨水筆。這對愛寫字的我,根本是致命的吸引力啊! 我有模有樣地拿起墨水筆,以學貫中西的氣度,亂寫一通。想必是我 寫得太好了,一旁的路人甲湊過頭來,詢問我到底寫些什麼。等我解釋完了,他滿意地點點頭,問我想不想看看真正的哥德字體。原來這桌子是他的地盤,怎知去上個廁所回來,居然有個人自顧自地龍飛鳳舞起來。他很大方地忽視我的失禮,寫了行拉丁文送 我:Omnia vincit amor,真愛無敵。

     
    3
    圖片來源:123RF

    夜幕低垂,典禮在國家藝術館舉行。我在台下等待時,聽主辦單位準備的簡介,看短片中的自己,超不真實的感覺。這是我嗎?我們完成的課程,真的是世界級的水準嗎?會不會待會兒主席很尷尬地宣佈,拍謝,評審委員的分數打錯了?還好這些都沒有發生,我看著手中的獎,心中平靜得想哭。

    頒完獎領完獎,大家都輕鬆多了,在雞尾酒會場三三兩兩地閒聊起來。 另一組得獎團隊跑來,很好奇我們建置課程的心路歷程。

    「在數位媒介風行的時代,你們逆向思考,居然想到手寫筆記這招, 真是令人 印象深刻。」

    「謝謝。」(嗯......我們的經費只能想出這種點子啊) 「你們團隊一定不少人吧?看你們課程內容既深刻,又面面俱到,很厲害。」

    「謝謝。」(我數數,不多不少,我們團隊就三個人)

    「大家都思考如何善用新技術,讓教學面相更廣。你們居然只教幾個 問題,化繁為簡,看起來很陽春,但是既勇敢又創新。」

    「謝謝。」(呵呵呵,沒辦法,我們窮得只剩勇氣了)

    嗯,如果說活到四十多歲,人生有那麼一丁點長進,那就是別人因為 錯誤的原因稱讚我,不會再力圖解釋,只會惦惦微笑,說聲謝謝。看著別人炫目的動畫片頭、龐大的教學團隊,分工細膩又專業,我其實 既佩服又羨慕。在擺滿起司的小圓桌間走動,我心裡跟手上的泡泡酒 一樣沸騰。一方面覺得很驕傲,即便在資源短缺的侷限下,我們依然 可以打造世界級的課程。但是另一方面卻十分憂心,當世界各國挹注這麼多資源,改善教育制度與現場時,我們似乎失去了方向感,在原地嘶咬打滾。

    酒會完畢後,我信步在市區閒逛,慢慢踱回民宿小酒館。白天盯著霜 淇淋的噴火龍,在燈光下打量微醺的我。隨著歲月凝止,昔日為非作歹的惡龍,現今守護著這繁華的城市。我呢?雖非惡龍,不必該改邪 歸正,但也想好好守護下一代的莘莘學子,打造心中美麗的莊園風光! 

    閱讀其他『豪豬教授的開放講堂』講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