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物理

長壽的科學家們(二) 田中館愛橘(下):地球的第二顆衛星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高崇文
發文日期:2020-12-03
點閱次數:296


  • 上一回阿文介紹了田中館愛橘的前半生,這裡我接著來繼續介紹他的後半生。雖然田中館愛橘在明治時期主要的工作都與地磁有關,然而他也並非只在象牙塔中度日。田中館也曾在社會上扮演仲裁的角色。明治三十四年(1901)11月,横浜共同電灯会社的用戶發生未經公司許可而盜用電源的事件。該照明公司向横浜地方裁判所提起訴訟,第二年7月,該用戶被判定犯下盜竊罪。但是,由於舊的刑法沒有規定物的定義就規定了盜竊罪,因此被告主張他不能竊取無形的電力,因此聲稱不適用刑法規定的盜竊罪,進而向東京控訴院(相當於我們的高等法院)提起上訴。對此,東京控訴院要求愛橘評估電力是否是有形物體。做為專家的愛橘做出的評估意見是“電是以太的振動現象,不能視為有形物體。” 根據這個意見,上訴法院裁定盜用電力不屬於盜竊罪,第二次被裁定無罪。對該二審決定不滿的照明公司向大審院(相當於我們的最高法院)上訴。 1903年10月,大審院完成了對盜竊的定罪,因為雖然電力不是有形的東西,但是電力的存在可以由感官認知並且可以被管理的,所以盜電被判有罪。 在此事件發生後的明治四十年(1907)修訂《刑法》時,在第245條中增加一個條款,說明該條款是“電氣財產和財產”。這算是一個有趣的插曲。

     
    Tanakadate_Aikitsu_in_1890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mn




    自從明治37年(1904)日俄戰爭爆發後,愛橘與陸軍和海軍之間的聯合研究變得越來越緊密。日俄戰爭期間,田中館愛橘為海軍水文部門進行了地磁測量,從一開始就發揮了核心作用。此外,陸軍在旅順要塞包圍站中需要利用“繫留氣球”來偵查敵情,這也是由愛橘協助製作。中野陸軍電報兵團的一個新成立的氣球小組與愛橘一起開始研究,在陸軍砲兵學校擔任兼任講師的東大數學教授藤沢利喜太郎也參予了這個計畫。氣球的生產很困難,但經過反複試驗,最後還是就完成了任務,並在旅順戰役中使用了氣球。為此他獲頒了徽章,獎章和賞金。明治39年(1906)9月愛橘成為由東京學士會院改組的帝國學士院的一員。帝國學士院在二戰後改為日本學士院(The Japan Academy)。帝國學士院只有定額六十名成員,這顯示了田中館在日本學術界的地位。




    最能彰顯”明治維新”的”文明開化”精神的象徵之一就是採用公制公制度量衡系統是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期間在法國發明的。法國政府推動了其國際化,1875年5月20日在巴黎簽署了《米制條約》 (Convention du Mètre),日本於明治18年(1885)加入該條約。在加入條約22年後的明治40年(1907),日本在《米制條約》所建立的國際米制委員會中才贏得了席位,而愛橘被任命為常設委員。他是第一位來自亞洲的常設委員。自明治40年以來,愛橘每隔一年訪問一次巴黎,參加了四次會員大會和五個委員會,並向相關各方宣講了度量方法的介紹。大正10年(1921),日本帝國議會通過了一項修正《度量衡法》的法案,該法案成為基於公制方法的法律,但以前的尺貫法仍在使用。愛橘繼續進行啟發性的演講以推廣公制度量衡。但是要等到昭和34年(1959),日本的計量法才全面實施了公制。


    田中館愛橘的後半生致力最深的還是要算是航空事業。他在參加1907年8月在巴黎舉行的國際度量衡大會時,在會場上飛來了一艘名為La Patry的飛艇,這留給愛橘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位英國研究人員還送給愛橘一本有關空氣動力學的書。結果,愛橘進一步深化了他的航空研究。會議之後,愛橘每次參加國際會議時都會調查每個歐洲國家的航空研究狀況,並試圖通過參加航空條約會議來收集訊息。次年,明治41年(1908),回到日本的愛橘在大學實驗室中創建了日本第一個風洞。長持(日本一種家具)被用於這個風洞。 愛橘製作了兩個有洞的長持,將風從一個洞傳到另一個洞,將模型懸掛在裡面,然後從長持側面的玻璃窗觀察情況。


     

    Shohakuken_Nagamochi
    Okuda Shōhakuken (奥田松柏軒, Japanese) - scanned from ISBN 978-4-324-03912-0, パブリック・ドメイン,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120795による




    明治42年(1909)7月,對航空研究感興趣的日本陸軍和海軍訪問了田中館在大學的實驗室,日本陸軍和海軍聯合建立了臨時軍用氣球研究会。受邀參加研究小組的愛橘成為會員並參與會議,並前往歐洲購買飛機。大約在這個時候,他獲得了陸軍的補貼,研究螺旋槳造成的氣流擾動。同年12月,法國駐日本大使館武官勒普里爾(Yves Le Prieur)與海軍上尉相原四郎中尉合作生產滑翔機,成功地在上野的不忍池岸邊進行載人飛行。它是日本第一架現代飛機,儘管沒有動力。臨時軍用気球研究会呼籲將選擇土地作為機場。 愛橘為此進行了調查,並從多個候選地點選擇了琦玉縣的所澤町並推薦了該地點。結果,臨時軍用気球研究会所沢試験場於明治43年(1910)4月開放。這是日本的第一個機場。同月,他被要求前往歐洲考察航空業務。大正四年( 1915),他向貴族院的聽眾講了關於飛機的發展和研究現狀的演講,並於11月發表了“航空機講話”,向大眾傳播相關的知識。 


    大正五年(1916)10月7日,愛橘的“教授就業25週年慶典”在東京小石川植物園舉行,邀請了300位來自各個領域的名人。愛橘的學生寺田寅彥(東大教授,地球物理專家)分析了在三崎油壺愛橘所發明的磁場儀觀測到的地磁脈動,並在此時將結果提交給愛橘。此外,會場上還展示了畫家中村彝繪製,握著計算比例尺的愛橘肖像。在接受山川健次郎等人的賀詞後,愛橘回答說,他已於同一天向大學遞交了辭職申請,希望大學能夠同意。愛橘當時六十歲。日文稱為”還曆”。當時日本並沒有屆齡退休的制度,愛橘也算是走在時代的尖端了。儘管山川健次郎和其他人試圖挽留他,但愛橘的去意甚堅。 山川健次郎只好接受愛橘的辭職,條件是愛橘將來在航空研究所成立時將擔任總幹事。同年,愛橘的堂弟過繼給下斗米家的下斗米秀三娶了田中館愛橘的獨生女美稻,成為他的婿養子。田中館秀三與美稻生有一女,但是後來離婚了,但是田中館秀三依然是愛橘的養子,持續使用田中館這個姓。秀三後來在1936年再婚,愛橘過世前一年秀三就過世了。田中館秀三是一位卓然有成的地質學家,他在火山學,湖沼學,經濟地理學都很有成就。


    愛橘對大學接受他的辭職感到非常高興,因為他可以致力於推廣羅馬字運動。他太興奮結果樂極生悲,騎自行車跌倒摔傷了大腿。大正六年(1917)4月,愛橘正式從東大辭職。當時日本的大學幾乎沒有退休的規定,這件事在東京帝國大學引發熱議。並成為後來60歲退休制度的催化劑。同年6月22日,他成為東京帝國大學的名譽教授。愛橘很高興接受。愛橘的學生包括長岡半太郎、中村清二(專長是光學與地球物理,東大教授)、本多光太郎(冶金學者,發明了KS鋼與新KS鋼,1932年被提名諾貝爾獎)、木村栄、田丸卓郎、寺田寅彦。培養出優秀的年輕一代的愛橘被稱為「種まき翁」(播種的老人)「花咲かの翁」(開花爺爺)。


    大正七年(1918),東京帝國大學校長山川健次郎在東京帝國大學技術學院內成立了航空研究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主旨在建立航空基礎研究機構。該委員會由東京帝國大學的六名博士組成,而愛橘則擔任委員會的主席。在委員會討論之後,在大正11年(1922)4月,在東京都深川區越中島的一塊海埔新生地上,東京帝國以“航空器基礎科學研究”為目標,在寺田寅彥和愛橘的領導下進行了研究。成立了東京帝国大学付属航空研究所。 愛橘成為該所的顧問並認真地參與了航空研究。


    早期的航空研究所由航空學系的一名講師和一名理科大學的航空物理課程的講師組成,而寺田,田丸卓郎、本多光太郎等人屬於該研究。當飛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投入使用並意識到其軍事用途時,日本政府將計劃從大正10年(1921)開始,以五年計劃擴展其航空研究設施。為此,在山川健次郎的支持下,同年從大學附屬研究所改名為大学附置研究所,該研究所成為獨立的政府機構,並改變了其性質。成為附置研究所後,宗旨便成為將研究結果付諸實踐。愛橘每次參加國際航空聯合會的會議,都會介紹了他的研究結果。昭和3年 (1928)1月,法國政府為發展航空業授予了法國榮譽軍團勳章(法語:Légion d'honneur)。


     
    TANAKADATE_Aikitsu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



    在1930年代,高松宮宣仁親王,昭和天皇和伏見宮博恭王等王室家族都曾來看過航空研究所,該所受到重視可見一斑。愛橘於昭和8年(1933)在皇室面前演講了“航空發展史概述”演講。航空研究所在和田小六所長的倡議下,計劃生產長途飛機。1938年,由航空研究所岩本周平設計,木村秀政製造的導航研究飛機。他創造了續航距離記錄的世界紀錄之後,航空研究所參與了A-26遠程飛機,研三機和航二機(B型原型高空研究飛機)的試生產,這些後來成了研發陸軍戰略轟炸機Key-74的基礎。  1944年1月,愛橘因“對日本航空的發展做出的貢獻” 獲得了朝日賞。四月時因“地球物理學和航空學”的成就而被授予文化勳章。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盟軍最高司令部總司令發布了航空禁令,並於昭和21年(1946)1月9日廢除了航空研究所。後來成立的航空研究所,其宗旨是“進行航空科學及其應用研究”,已經是愛橘去世的昭和33年(1958年)了。 
     
    Tanakadate_Aikitsu_1951

    By 朝日新聞社 - 『アサヒグラフ』 1951年5月2日号,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5724634

    愛橘退休之後除了醉心於航空之外,另外一項大事業就是推動日本的羅馬字了。早在明治17年(1884),曾出國留學的山川健次郎和其他教授創立了“羅馬協會”,以英語發音為基礎,推廣平文式羅馬字。平文式羅馬字(日語:ヘボン式ローマ字 )是一種使用羅馬字母來為日語的發音進行標註的拼音方式,是幕末時代至日本行醫的長老教會美國籍牧師詹姆斯·柯蒂斯·赫本所設計,首見於他在1867年所撰著的日英辭典《和英語林集成》,是第一套在假名與羅馬拼音之間有嚴格的一對一關係之日文標音系統。


    愛橘在還是東京大學的學生時,Ewing錄製了赫本風格的符號寫下而用留聲機錄下聲音然後播放來回頭分析日本語音,成效不佳,引起了愛橘對赫本表示法有所存疑。 明治18年(1885),愛橘在《理学協会雑誌》上發表了反對使用赫本風格羅馬字的意見,撰寫了《発音考》,並於12月從日本音韻學的角度研究了五十音。他設計了一種“日式拼寫”並將其提交給大會。它由帝國大學的弟子和物理學家田丸卓郎命名為日本羅馬字。次年,明治19年(1886),愛橘等人成立了“羅馬新雜誌”,出版了日式羅馬日報“ Romazi Sinsi” 。


    明治42年(1909),愛橘,語言學者芳賀矢一,田丸卓郎根據新的羅馬字雜誌社建立了“日本羅馬字社”,並於明治43年(1910)6月出版了《 羅馬字新聞》。《羅馬字世界》於明治44年(1911)7月發行,並繼續開展活動,例如在大正10年(1921)建立日本《羅馬字會》,並與他的弟子田丸卓郎和寺田寅彥一起推廣。他提倡羅馬字理論,他說:“為了將日語傳播到世界,必須是羅馬字才是世界字。” 愛橘從小就喜歡和歌,但到昭和9年(1934)時他寫的453篇和歌有一半以上是用羅馬字寫的呢。


    愛橘以在貴族院發表關於羅馬字的演講而聞名,並在貴族院的最後階段發表了關於羅馬字的演講。 昭和23年(1948)8月,他出版了《時光之歌》,用羅馬字和假名兩種文字寫的。 大部分的備忘錄和家庭信件都是用羅馬字書寫的,愛橘自願將它們用羅馬字書寫在田丸卓郎的墓碑上。 有一次,他被要求不要在航空演講中談論羅馬字,愛橘馬上就拒絕了這個演講邀約。 


    昭和五年(1930)11月,愛橘被任命為文部省羅馬字特別調查委員會委員。昭和12年( 1937),日本政府通過對日式羅馬字進行了一些修改後,採用了訓令式,這個名稱是因為用内閣訓令第3号明訂的關係。但是,在戰爭結束後的1945年,日本佔領軍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命令恢復了使用赫本式拚法。


    愛橘一生中旅行了22次,參加了68次國際會議。出席國際度量恆會議和國際航空會議而與愛橘有過交流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瑞士科學家查爾斯·愛德華·紀堯姆(Charles Guillaume)曾打趣地說:“地球上有兩顆衛星,一顆當然是月球,另一顆是日本的田中館博士。他每年繞地球一圈。“


    愛橘自從擔任教授以來就已經進行了海外旅行,但是他的大多數的學術旅行集中在大正7年(1918)至昭和7年(1932),愛橘62歲至79歲之間,從他從教授職位退休後才開始的。大正11年(1922),由國際聯合會成立了國際聯合會知識合作委員會,新渡戸稲造擔任副秘書長,負責事務。來自每個國家的12名專家當選為委員會委員。愛橘在昭和2年(1927)至昭和8年(1933)期間還作為委員會成員出席了會議,並與Mari Curie,Albert Einstein和其他人一起出席。國際聯合會知識合作委員會由戰後成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繼承。此外愛橘積極參加了各種國際會議,例如世界地理地理學會,世界地震學會,世界度量衡理事會,國際學術研究會議,地球物理國際會議和航空聯合會會議。通過這些出席活動加深了與外國學者的友誼,田中館愛橘因此被稱為是“學術外交官”。


    愛橘不只熱衷學術外交,從大正14年(1925)10月到昭和22年(1947)5月,他以帝國學院成員的身分擔任貴族院成員連續三個任期,時間長達22年。愛橘與軍方有著長期的關係,甚至在成為貴族院的成員之前,他就曾採取過許多政治行動。 他的學生長岡半太郎與愛橘相反,非常討厭軍事和政治,所以長岡因此多次批評愛橘。 在戰爭接近尾聲的1945年2月7日舉行的第84屆貴族院主要會議上,愛橘說:“火柴盒大小的原子彈可以燒毀整個東京”。 長岡也是貴族院的一員,他聽了愛橘的話,表示不可置信,並在他的論文中提出不可能發展原子彈的論調。諷刺的是,愛橘這次居然是對的。


    昭和27年(1952)5月21日,他在東京世田谷區經堂的家中去世,享年95歲零7個月。 贈勳一等旭日大授章。葬禮是在東京大學安田禮堂舉行的,這是日本學士院舉行的第一次葬禮。當六月份遺體被送回到他的家鄉福岡時,路邊到處都是市民。 在福岡市,在福岡初中的校園內舉行了町葬,有2,000多人參加了葬禮。 福岡的愛橘墓碑刻還是用日本式羅馬字刻的。長壽的田中館愛橘可以說是明治的樂天精神具體的表現,從一個來自偏遠落後的小國,躋身到一流國家之列,這股幹勁與勇氣,真是咱們應該好好學習的典範呢。


    參考資料:
    (一)中文 日文 英文維基相關條目
    =====================


    延伸閱讀:長壽的科學家們 (二) 田中館愛橘(上):從安政到昭和的科學生涯
回上一頁